2017-01-15 關節疼痛的解藥,就在身體裡:什麼是PRP?


我們作PRP的過濾器,希望的就是很多人可以獲益,雖然現在坊間診所利用自己的離心設備也可以作,但是沒有濃度的管控,它就無法變成自體的解藥,也無法評估療效。我們寧可小心謹慎地研發,現在進入認證期了,各位伯伯阿姨長輩們的需要、球友們的痛苦無奈,都化作我們積極努力的動力了。 

PRP 是近年疼痛醫學、筋骨醫學最熱門的話題。簡單說,PRP 再生注射,就是「注血精」,抽自己的血,經過高科技處理後,當場再打到疼痛的位置。

診間小故事:南澳小子向前衝

德安是宜蘭南澳人,天生的原住民血統,五官鮮明英俊,有著陽光般的笑容與名模大帥哥的外型,第一次走進診間時,大家的眼睛都亮了起來。

獲選為2013年代表台灣出賽的冬季奧運雪撬選手,德安因大量練習,導致腳踝受傷,接受台北某醫學中心骨科手術之後,症狀仍未完全痊癒;經過理學檢查與超音波掃描,潘醫師診斷為創傷性關節炎,先施打增生注射療法,療程進行了好幾次,但因大賽日期逐漸接近,為讓德安整體狀況達到最好,於是建議德安,不妨考慮最新的PRP(自體血小板血漿注射)。

德安與長期培育雪撬選手的雪車協會商量,協會表示願意全力支持,並同意支付全部療程的費用,於是德安便開始大賽前的PRP療程;由於受傷的部位在腳踝,每次潘醫師都搭配高解析度的肌肉骨骼超音波施打,確保可以打進更精準的部位,讓療效更好。

因為年輕加上先天體魄強健,德安施打PRP的效果十分卓著,我們也與德安熟稔了起來,進而分享更多他的成長故事。原來德安在成為雪橇選手之前是學校的籃球校隊,後來很可惜因為運動傷害,不得不放棄最愛的籃球運動。在一次偶然機會下,學校舉辦雪橇選手選拔,他抱著嘗試的心情去參加,順利入選,踏入雪橇選手的世界,從此視野無限寬廣。

雪撬競賽在台灣是一個較少為人知的比賽項目,它的比賽方式與過程其實充滿風險,在過程中只要稍微重心不穩,在一路高速行駛的狀態下,一不小心就會飛出軌道,導致嚴重的身體傷害。德安也坦言,自己知道從事這項競賽的風險,但他想成為世界級的選手,所以會努力將身心都保持在最好的狀態,自己也買了高額的保險。

雖然德安很年輕,但在應對進退的過程中,他總是謙虛有禮,給人一種合宜的好感,最特別的是,德安對自己的未來非常有想法與主張,與一般時下的年輕人不同。在言談當中,德安也分享了他的信仰,在後來代表台灣出賽時,自然也承受全國人民的期待與注目,我們也非常關心賽事,透過德安的臉書,也可以即時分享他的近況與心情,言談當中,可以看到他堅定的信仰給了他許多許多強大的力量,一路帶領他走過這次的冬季奧運雪橇賽。

德安,加油,南澳小子向前衝!──Mrs.Pain

最好解藥,就在自己身體裡

PRP(platelet-rich plasma),全名為(自體)富含血小板血漿,是近年疼痛醫學、筋骨醫學最熱門的話題。簡單說,PRP再生注射,就是「注血精」,抽自己的血,經過高科技處理後,當場再打到疼痛處。

PRP含有大量濃縮的生長因子(growth factors),可以讓各種結締組織再生修補,因此,可以藉由PRP注射的強化效果,化許多不可能為可能,包括:關節退化、肌腱撕裂、韌帶撕裂、神經損傷、傷口癒合、骨折結痂、感染控制⋯⋯ 等。

是的,自從這三、四年台灣引進PRP 治療之後,確實在醫界造成一股風潮;然而,流行背後,卻也衍生一些問題。

許多患者以為,「只要打一針,就完全會好,且永遠不必開刀?」這樣的錯誤期待,不但造成臨床上醫師解釋與治療上的困擾,更讓患者因注射第一劑後不見效果,便心生挫折,甚至對醫師、PRP療法產生不必要的誤解。有鑑於此,覺得有必要出來正本清源,以自身有限的知識與臨床經驗,為大家、也為了PRP這個好療法,花時間一句一句,說清楚、講明白。

在提到臨床應用之前,想介紹一個很重要的概念:「自體藥物」(請看以下說明):

PRP 注射的出現,開啟了一個革命性的新時代

醫療的發展,迄今應可分為3個時期:

•  天然藥物期

松下問童子,言師採藥去、只在此山中,雲深不知處。

在此時期,醫師即藥師,藥師即醫師,彼此無法切割。藥物的來源,幾乎均來自於大自然中的動、植物或礦物。藥物較天然,但中毒仍偶有所聞;此外,藥物無法大量製造,所以彌足珍貴,用完了就沒了,需要再去採集製作。

•  合成藥物期

從盤尼西林(penicillin)開始,醫療開始走向藥廠大量製造的時代;醫師逐漸失去製造藥物的能力,也因此與藥師的角色涇渭分明,最後形成今日醫藥分業的現況。

不但如此,財大氣厚的製藥廠/醫材公司,開始反過來主導整個醫療診斷與治療的發展,醫師逐漸成為配角或末端通路。民眾從小到大,不知吃了多少藥廠合成的藥物,雖然新藥解決了許多難解的病症,卻也同時製造了前所未有的副作用與併發症。但PRP注射的出現,卻開啟了另一個革命性的新時代。

•  自體藥物期

眾裡尋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

如前文所說,PRP是擷取患者自體血液中最最精華之物,經由生醫科技處理後,再行注射進入人體之中,並發揮其他藥物無法取代的關鍵療效;這在以前的年代,其實是很罕見的(除了自體血減敏療法、尿療法之外)。將來的細胞注射療法,以及其他再生醫療技術等,都呼應了此時期的醫療重點。

最好的解藥,就在自己身體裡面!如果說,最好的葡萄酒稱為「神之雫」,那PRP應該可以稱為「人之雫」吧。

(圖片來源:Shutterstock Csaba Deli

(原文刊載於潘健理《攻疼新醫:筋骨疼痛專家Dr.Pain帶你找痛源、解痛根、脫離痛海》/三采文化出版)